没有体育,生活拼图都碎了 对话6位中国球迷

没有体育,生活拼图都碎了 对话6位中国球迷
2020年05月06日 09:16 CBA综合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宋承良 马作宇 于渤

  体育,早已成为了很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疫情的到来让全球赛事纷纷按下暂停键。

  对于很多球迷来说,这就仿佛日常生活的“拼图”被突然抽掉了一块。

  “不适应、不习惯”——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不少球迷都表达了类似的感受,但最终也只能无奈接受。毕竟疫情当前,谁都知道生命才是第一位。

  何时才能重现往日球场喧嚣,人声鼎沸的激情场景?有人已经迫不及待,但也有人希望“缓一缓”,“暂时还是想缓一缓看看形势,不光是要对自己,还要对家庭(负责)。”

  “今年中超肯定能够顺利开赛”

  “以往在赛季前,只要看到联赛出了赛程表就会觉得很开心。”江苏球迷陈源涛的描述说出了很多球迷内心的感受。

  2020赛季中超到来之前,他也和很多同好一样,早早就办好了今年的套票,只等比赛打响。但受疫情的影响,让中超球迷期待的比赛无法确定开赛时间。

  疫情期间,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也组织了一系列线上球迷活动,比如FIFA比赛、王者荣耀比赛等。

  “参加很踊跃,球迷很积极,毕竟特殊时期,这样的线上比赛也能让大家乐一乐。尤其我们球迷会学生比较多,每天需要上网课,业余时间玩玩游戏也可以解闷。大家经常约打游戏,也能拉近我们所有人之间的距离,增强球迷之间的凝聚力,我想这也是为了新赛季,大家一起为球队呐喊助威积聚力量。”

  但中超何时能够上演,依然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陈源涛所带领的先锋球迷会的会员,大部分以学生为主,不少是在南京上学的外地学生,“大家一直在讨论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球赛。”

  “很多人就读的学校还没有开学,就一直在问什么时候开赛,怕自己看不上球。因为万一学校开学的时间比中超晚的话,可能会有几场比赛看不了,心里就会比较着急。”

  虽然开赛时间一再推迟,但陈源涛并不悲观,“球迷情绪多多少少会有影响,但大家还是保持乐观态度,觉得今年中超肯定能够顺利开赛。”

  相比陈源涛的乐观,绰号“拽哥”的重庆球迷霍先生依旧有些担心——“又想早点看球赛,又有点‘怕’,还是想稳当地来。”

  “拽哥”来自重庆铁血巴渝球迷会,和很多中超球迷一样,以往每个主场都会在看台上高喊“雄起”的他,面对赛事的停摆有些不适应,有些迷茫。

  “以往都会买球队的赛季套票,但现在新赛季还没有确定,希望是希望早点开赛,但还是想安全为主。今年能不能(顺利开始中超赛季)都还不一定。”

  “另外究竟是采取什么赛制,也都不清楚。甚至有可能会是赛会制,因为时间压缩得非常紧张。总之无论如何,还是要做好会员的防控工作,把必须采取的措施做好,到时候就算开赛,也可能会限制入场人数,比如只开放散票,或者看台封一部分,谁也不知道实际情况会是如何。”

  “必须顾及家人健康和感受”

  有的球迷是关心本地俱乐部,但有的人则要“跋山涉水”。

  虽然自己所在的安徽并没有中超球队,但并不影响来自力皖狂蓝球迷会的大晋对足球的喜爱。

  以往,或是去临近的南京、上海看俱乐部赛事,或是跟随国家队脚步远征大江南北,他基本每个月都会外出看球,但疫情来了,这个习惯也停了。

  “现在因为疫情,就看看新闻,视频点开也没啥(内容),关注肯定也会少一些。”大晋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原本在年前,他还和朋友盘算着组织一起去武汉看中国女足的奥预赛。

  “现在没球看了,不管德甲(重启)也好,英超也好,只要晚上有个球赛能看一看,总比没有看好。也会去关注一些经典录像,不过悬念都知道了,看的话可能就是快进,看看精彩的部分。”

  但大晋也说,球迷只是很多人生活的其中一面,足球之外还有很多事需要操心,“毕竟不是职业球迷,还有自己的生活。人到三十上有老下有小,疫情对自己各方面的工作、家庭经济,都有一些打击,首先肯定还是家庭为重。”

  本职工作外,大晋入股了一家餐厅,因为疫情也遭遇了困难。好在随着疫情的好转,如今国内的餐饮行业也终于开始有了复苏的势头。

  在体育场所陆续开放的当下,他也终于重拾起了踢球的爱好,每周和朋友组一两场球,不过和以往还是有所不同,“以前不光踢球,还看球,踢完之后大家组织一下到哪里去看看球。现在没球看了,踢完球了就各自回家。”

  何时才能重拾起现场看球的习惯,再度成为看台上呐喊助威的一员?他说,还得看看情况。

  “毕竟现在还是有境外输入,出门看球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肯定要组织朋友和球迷一起出去。所以暂时还是想缓一缓看看形势,不光是要对自己,还要对家庭(负责)。必须顾及家里人的健康和感受。年轻人可能抵抗力还好一点,但家里还有老人小孩。”

  “如果真的完全放开了,疫情控制好了,疫苗出来了,那么好看的比赛,不管亚冠也好国家队也好,肯定都会去现场看。”

  “看不了球,就自己练球”

  对于很多少儿球迷来说,足球在疫情期间,依旧融入了他们的生活。

  2018赛季中超颁奖典礼,作为新科冠军上海上港俱乐部的球迷代表,张夏涵在遗憾错过最佳球迷奖项后泪洒现场。

  小女孩之前就一直在练球,去年下半学期,她转学到上海市传统女足学校普陀区金沙江路小学,已经开始尝试向职业足球方向发展。

  “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看比赛?”这段时间,小夏涵一直追着爸爸问。原本今年上港俱乐部将主场从八万人搬到源深体育场,这对于家住浦东的小夏涵来说,看球无疑方便了很多,坐三四站地铁就可以到球场。然而因为疫情关系,看球计划只能延后。

  原本年初四亚冠资格赛和武里南的比赛,父女俩就已经决定去现场看球,后来比赛空场进行,但好歹还有电视直播可看,现在全球的比赛都基本停摆,小夏涵只能偶尔看看欧冠或者世界杯的集锦。

  因为疫情的关系,小夏涵的学球也受到很大的影响。原本学校要在正月初九去贵州遵义参加一项比赛,现在比赛也取消了,不开学的情况下,学校定期给孩子们发一些训练的视频,小夏涵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家训练。

  爸爸只要不出差,每天也都会带着小夏涵去小区空地上练习,现在小夏涵可以颠三四百个球了。而下雨的时候练习场地改为地下车库,小夏涵把消防栓都踢坏了,只能换一个地方继续练习。

  “有一次我出差回来,女儿和我交流训练心得,居然说了半个小时以上,从她眼神里面我可以看出热情。”张爸爸说,希望联赛可以早点开始,他可以带着女儿一起回到球场。

  “我们的外援很忠心,都留在了球队”

  不仅是中超赛场,CBA球迷也在守望。

  袁嘉亮是上海男篮球迷会“上海小黄鱼球迷会”的会长。2009年他和朋友一起创办了这个球迷会,如今规模已经从最开始的11人发展到了200多人。

  过去十年时间,袁嘉亮和这群志同道合的球迷朋友几乎没有错过上海男篮的任何一个主场。CBA联赛因为疫情停摆之后,袁嘉亮有点郁闷地自嘲,“从2月中下旬开始,‘生物钟’就有点不适应。”

  没有比赛看的日子,“小黄鱼”们依旧关注着大鲨鱼的动向,“包括球队什么时候集结,什么时候开始合练,球队都会有一个发布,我们也会关注着。”

  现在我们真的盼着比赛早点开始,如果能以正常阵容出战,我们的球队可能成绩会往上走不少,因为我们的外援都很忠心地留在球队。”然而赛季何时重启,依旧是未知。

  “我们本来期待着4月中旬恢复,后来在知道没有希望之后,有些球迷还在讨论群里问到赛季球票退票的问题,也担忧赛季直接取消的一些问题。但后来大家的情绪都有所平复。”

  如今国内的疫情有所稳定,袁嘉亮也打算在保证球迷健康的情况下,组织一些活动。

  “以前我们会组织在球吧里看一些大鲨鱼的经典比赛,还会组织新老‘黄鱼’的篮球赛。现在因为疫情,我们不敢随便组织聚会,不过之后等情况更稳定了,我们就会有序组织一些活动,也算是为球队的备战加油。”

  “准备了带有球队标志的口罩”

  山东西王男篮球迷会会长付强的“球龄”已有20余年,可突如其来的疫情中断了联赛,原本每场比赛必去现场的他一下子闲了下来。

  这让付强觉得倍感不适,“相当不适应,好像生活中少了某种东西,突然一下子好像没有方向感了,尤其是疫情刚爆发的时候,那时候出现了各种说法,包括这个病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我就想这可怎么看球啊。”

  无法去现场支持球队,但作为球迷会会长的付强还要想办法增强球迷群体的凝聚力,沟通一旦开赛如何组织球迷活动,他笑称,“电话费都突然多了很多。”

  “也会经常在球迷群里和大家互动,给大家分享一些球队最新的消息,包括集训、放假、外援状态等。前段时间球队做线上直播,我也是第一时间把消息分享给球迷,始终保持和大家的沟通,让大家感受到我们的凝聚力。”

  最让付强感动的是,即便联赛何时开赛始终没有准确的消息,但球迷会没有一位会员提出退会费,“即便是不在济南的外地球迷,都没有一个提退会费的事儿,让我觉得我们的球迷太好了,太可爱了,凝聚力太强了。”

  感受到球迷的支持,他也在思考一旦复赛,如何做好球迷防疫工作的问题。

  “我为会员准备了一些带有山东男篮标志的帽子、口罩,如果到时候要求戴口罩,我们就可以统一戴有山东西王男篮标志的口罩。如果不需要,也可以作为纪念品留给球迷。”

新冠肺炎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