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福特六大高层年薪7千万美元超公司全年利润

产业| 福特六大高层年薪7千万美元超公司全年利润
2020年05月07日 11:02 新浪体育

  据底特律自由新闻网报道,福特汽车六位高管的累计薪酬为7000万美元,超过了该公司2019年4700万美元的年度净利润。

  2019年全年福特汽车净利润为4700万美元,远低于2018年的37亿美元,降幅达到了98.7%。这主要是由于福特探险者(Explorer)发布失败以及数十亿美元的保修费用,导致该公司净利润暴跌。

  2月4日,福特首席财务官蒂姆?斯通(Tim Stone)在谈到公司利润暴跌时表示,目前的情况“不妙”。

  目前,福特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包括新车销量下滑和工厂关闭导致的现金流紧张。同时,福特面临着新产品发布的推迟,比如其必须试着确定何时推出备受瞩目的Bronco SUV 以及备受期待的全新F 150皮卡。

  在疫情冲击下的不确定的时期,现金流是任何制造商生存的关键,尤其是汽车制造商。福特发言人里德(T.R。 Reid)表示,福特已经采取了以下步骤来保存现金:3月19日,福特通知贷款银行,其将从现有的两项信贷额度中提取150多亿美元。

  截至4月9日,福特手头拥有300亿美元现金,该公司表示即使没有重新启动生产或采取额外的融资行动,也有足够的现金持续到9月底。

  4月13日,福特预计第一季度会出现20亿美元亏损,因此该公司宣布暂停派息;4月17日,福特再次发行了80亿美元债券,以进一步提高财务灵活性。

  3月,福特被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下调至“垃圾级”。这意味着福特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可能很难。

  不过,里德指出,购买福特债券的投资者表现出了应有的热情。他说:“我们相信福特将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致力于负责任地将自己恢复到投资级。”

  此前,福特汽车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报告中称,在计算了初步税项支出后,该公司第一季度营收约为340亿美元,经调整后税前利润损失6亿美元,其中“不包括税前特殊项目费用约为3亿美元,债务利息费用(不包括福特信贷债务)约2亿美元以及税收费用约8亿美元。”

  通用汽车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也关闭了北美工厂,底特律的三家公司都采取了行动,以保护自己不受现金短缺的影响。高管以及员工将推迟、冻结和削减自己的工资,以帮助应对现金短缺。

  然而,福特面临着一个令人畏惧的现实。相比之下,通用汽车在2019年的税前利润为30亿美元,低于仅一年前的32亿美元,尽管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举行了为期40天的残酷罢工,导致通用关闭了全美范围内的业务,导致这家汽车制造商损失了30多亿美元。

  福特指出,其令人失望的2019年利润包括一次性养老金和全球重组成本,还包括向2,666名福特福克斯( Focus)和嘉年华(Fiesta)车主支付4,700万美元,这些车主因变速器存在缺陷而与福特达成了一项集体诉讼和解。与此同时,估计有200万消费者得到通知,他们有权从福特那里获得财务减免,因此这些成本将持续到2020年。

  福特2019年税后和其他费用后的净利润为4700万美元,低于2018年的37亿美元和2017年的77亿美元。福特1月表示,其净收入受到22亿美元养老金支出的影响。

  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韩恺特(Jim Hackett)曾称赞2019年是“迈向真正光明未来”的转折点,因为该公司正在进行110亿美元的全球重组,其中包括削减成本和裁员。但福特的全年息税前获利为63.79亿美元,低于该公司上季下调的65 - 70亿美元财测。它对2020年的预期甚至更低:在56亿到66亿美元之间。

  韩恺特表示:“2019年,我们的财务预期没有达到预期。特别令人失望的是,这一差距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的运营执行不到位。”

  华尔街关注的是息税前利润(EBIT),福特在2019年公布的EBIT为64亿美元,低于2018年的70亿美元和2017年的96亿美元。

  福特发言人里德表示:“我们去年的表现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但是,即使汽车制造商被要求报告某些数据,包括净收入,但息税前利润更有意义。”

  里德表示,用高管薪酬和4,700万美元的全年净利润相比,可能会产生误导,因为这并不能反映公司实际创造的收入。

  他说:“媒体上有太多东西与业务的潜在表现无关,包括福特重新设计的车型、电动汽车、自动驾驶研发。短期这些得不到好处,但你会在未来的几年里得到利益。”

  从2018年7月开始的全球车型再设计项目,耗资福特110亿美元。然而,根据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正是在这一“令人失望”的时期,福特向其高管支付的薪酬、激励奖金、股票和其他福利超过了公司的年度净利润,其中包括向两名首席财务官支付薪酬:

  福特首席执行官韩恺特2019年酬薪为1736万美元,略低于2018年的1775万美元;执行主席比尔·福特酬薪为1676万美元,高于2018年的1383万美元;首席财务官斯通于4月15日上任,并于6月1日接任首席财务官一职,2019年年薪为832万美元;被斯通代替的前首席财务官鲍勃·尚克斯(Bob Shanks)酬薪为832万美元,低于2018年的842万美元;时任新业务、技术和战略总裁的吉姆·法利(Jim Farley)酬薪为 836万美元,高于2018年的586万美元;时任汽车业务总裁的韩瑞麒(Joe Hinrichs)年薪为 1100万美元,高于此前的581万美元。

  业内资深观察家约翰·麦克尔罗伊(John McElroy)表示,“这些高层的薪酬方案都是一些老旧的规定,但对于业绩糟糕透顶的一年,他们仍然得到了很高的酬薪。”

  福特发言人里德表示,将年度净利润与高管薪酬挂钩是“愚蠢的”。“我们进行的全球车型再设计,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回报,连同养老金和其他就业后福利,这只是纸面效应,上下波动很大,这两件事就减少了近60亿美元的净收入。”

  但今年的业绩情况如此糟糕,福特将不会向股东派发股息从而保存现金。这对福特的投资者来说意义重大。

  汽车市场分析师乔恩?加布里尔森(Jon Gabrielsen)表示:“当你降低河水的水位时,所有的岩石都会暴露出来。福特目前的财务困境,导致他们在几周前需要增加信用额度,现在甚至需要增加借款,这并不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单一因素造成的,是这些年来的累计结果。”

  “目前的外部环境仅仅提前12到18个月暴露了福特日益衰弱的状况。事实上,尽管福特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现金流为负80亿美元,但在当季度的13周中,停工和关闭只持续了两周左右。”加布里尔森说道。

  鉴于糟糕的业绩表现,股东们正在关注韩恺特的一举一动。他于2017年5月开始掌舵福特。自2017年5月上任以来,韩恺特一直被华尔街寄托于重新改革福特,提高利润和提振股价。2018年7月份,哈克特宣布福特未来三到五年计划耗资110亿美元对公司进行彻底的重组,以此希望能够扭转公司走下坡路的势头、更加灵活地应对竞争压力。但截至目前效果不佳。

  根据福特自己的计算,业务重组远未完成。该公司目前已计入37亿美元进行重组,今年预计还将计入9亿至14亿美元。

  不过,韩恺特已经从福特获得了超过5,200万美元的薪酬。市场咨询公司Calderone Advisory Group执行董事马库斯?哈德森(Marcus Hudson)表示:“只看高管的年薪酬可能会产生误导,并将高管收入与长期价值创造之间的辩论关系置于错误的位置。”

  他说:“福特CEO薪酬不是问题,应该看到他的整个工作。CEO薪酬是一项投资,投资者应该期待回报。自2017年以来,福特向韩恺特发放了5000多万美元,而回报率在疫情爆发之前的为- 26%。虽然一年的薪酬是有争议的,但三年若能实现26%的回报率就不是这样了。”

  哈德森表示,很明显,在福特公司内,高管薪酬与公司整体财务业绩之间不存在相关性。(Dora)

福特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