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薪or回家待命 按下“暂停键”的欧乒现状

减薪or回家待命 按下“暂停键”的欧乒现状
2020年05月07日 16:02 新浪体育综合

  在空前严峻的形势下,各项体育赛事均被叫停。今天就邀请到了《乒乓世界》驻德记者申竹君来带大家了解欧洲乒乓的近况。

  我和先生李乒现在都在德国经济第二好的巴登弗滕堡州当州教练,得知生活将受影响的消息是在3月12日,我们当时还在训练场备战周末的全国少年锦标赛,通知一个接着一个到来:周末比赛取消、学校停课、所有体育场馆关闭、所有联赛即时停止……球馆里一时炸了锅,手机社交软件的群消息也一下子爆棚了。唯有我和李乒心里清楚:这一刻,终于来了。

 本文作者申竹君和先生李乒 本文作者申竹君和先生李乒

  德国:波尔随球队减薪,奥恰和老爸练手

  国内疫情发生后,我们一直关注,受父母的言传身教,1月份的时候就有所准备。食用油、大米、面粉、消毒液、卫生纸、口罩、一次性手套……但凡能够存放的都买了一些。果然没过几天,全欧洲的卫生纸和消毒液开始缺货。

  自从1月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中国出台一系列严厉的防控措施,让我们在海外的华人对于新冠病毒的认知和防护领先欧洲人好几步。所以在正式停训通知之前,我就把防范的意识带到每天的工作中去:在球馆每天训练间歇不断告诫队员“要洗手,三分钟,用洗手液”;大家打招呼的方式用挥挥手礼貌的“Hallo(德语:你好)”代替握手和拥抱;要求每名队员包里都要准备一瓶消毒洗手液,随时可以使用。

  德国各地相继宣布“封城”后,这里的工作按下了暂停键,根据政府法令,人们日常都在家,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在这样的情况下,德国乒协经过商议决定:除了德甲男子联赛暂停以外,今年所有等级联赛的最终排名即是截至3月12日的比赛成绩。对于这个决定,不少俱乐部都是苦乐参半。

  疫情到来得猝不及防,赞助商们离开得也快,现在很多德国企业都在实施“短时工作制”,这意味着大家都要靠减少薪水来保证工作岗位不丢失。企业大多都在自保,明年俱乐部的计划根本无法制定。德国女子甲级队排名第二的队伍Bad Driburg 突然间宣布解散球队,因为赞助商全部撤资了。德甲男子老牌劲旅杜塞尔多夫在3月20日也决定跟进政府的政策实行短时工作制,球员们——包括波尔在内——都要减薪。

申竹君和她的队员们申竹君和她的队员们

  德国队两个顶级球星波尔和奥恰洛夫也针对疫情防控政策调整了自己的训练计划。波尔的家里有几台不同功能的健身器材,年近40岁,他觉得保证良好的身体状态最重要,在这段没有比赛没有训练的日子,正好可以利用时间养伤并且加强身体力量。奥恰洛夫回到了位于汉诺威附近父母的家里,地下室还有一张他小时候跟爸爸训练的球台,房间也比较宽敞。父亲每天陪他练练手,发发多球,虽然没有对抗性训练和私人教练的贴身指导,但在这段非常时期能够保证手上感觉也很不错。

  德国整体的状况感觉还好。医学发达,检测能力强,人民也听话,而且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国家有忧患意识,食品、石油这些物资的存储量也可以供国民10个月生活没有问题。财政部也下了本钱,出台各种福利政策来保证公司和企业不裁员,给贫困家庭更多的福利,所以德国人在家里呆着都挺安心的,社会也相对稳定。

  欧洲各国:球员回家待命,整体环境堪忧

  在欧洲各地的乒乓人都因为疫情不得不放下手头的工作,询问一圈过来,感觉大家这段日子里除了无助外,也不乏对未来的隐忧。

  奥地利与德国地理位置接壤,政府的很多决定也就相距前后一两天的时间。执教奥地利国家青年队快20年的卞亚东教练告诉我:“国家队和青年队3月10号左右就不让进球馆了。因为奥运会的推迟,奥运资格赛欧洲赛区的比赛也跟着推迟。国家队队员们就借着这个机会休整一下,毕竟有几个都30几岁的人了,有的还常年带伤训练比赛。国家队训练停了,我们青年队跟着也就停了,队员全部回家。不过这些队员的家里大多住着单独的别墅,地下室里都有球台,有的买了发球机,有的两个孩子约着练练还是被允许的,我们就在视频上指导。”

  一直宣称“全民免疫”政策的英国,最近也有爆发趋势。已经退休的前英国国家队教练刘嘉怡虽然身板硬朗,但是年龄属于易感高危人群,刘教练只能按照政府的规定不出门,由女儿到超市采购食物和日用品,定期给他送上门。不过对于英国整体意识的不重视刘教练还是表现出担忧,“因为疫情开始阶段英国政府不重视,再加上东西方观念的不同,英国国民付出的代价很大,连首相和大臣都中招了,死亡人数不断上升。可就是这样还是很多人不戴口罩,我从窗户看出去,镇上的人没有一个戴口罩的,就连我女儿也不戴”。

  欧洲疫情中心的意大利受冲击最大,意大利国家乒乓队也不得不早早停止参加国际乒联的比赛。女队头号球星Debora说:“3月初我和教练正在赶往卡塔尔公开赛的路上,刚刚到达德国慕尼黑机场,乒协的电话就打来了,告知我们卡塔尔已经不允许意大利人和日本人入境。这对于意大利运动员挺不公平的,我们都在为奥运会的参赛名额而努力奋战,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竞争对手,她们的积分超过了我。”

  随着国际乒联宣布取消6月底之前的所有赛事,奥运会和世乒赛推迟举行,Debora才对此事不再耿耿于怀。对于职业运动员,政府还是允许他们进行少量的、少人的训练,“政府规定,一旦出门必须戴上口罩和一次性手套,起初人们没有那么认真地对待整个事件,确实有很多人还在街上,但是现在出门已经遇不到任何人了,对我们意大利人来说这挺恐怖的。虽然我周围的邻居和朋友没有人感染病毒,但我还是情愿呆在家里,毕竟每天600多人的死亡数字太吓人了”。

  西班牙也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四川前国手肖代力的女儿Maria XIAO现在是西班牙女队的一号主力,目前西班牙政府规定不能出门,她正住在一个朋友家里,希望相互之间有个照应,“我这个朋友的家里有张球台,至少每天可以练练手。不过房间不大,没办法进行正式训练,我们只能发球接发球什么的简单活动下”。

  疫情的来袭,对全球经济的重创,使得乒乓球的职业环境令人担忧。Maria XIAO介绍说:“俱乐部联赛还没有打完,但今年的赛季就这样结束了。女子俱乐部的状况普遍比较惨,很多队这三个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男子俱乐部相对好些,有几家俱乐部可以跟政府申请‘短时工作’,球员还可以拿到70%的薪水。西班牙明年的财政情况肯定不好,整个国家依靠旅游和度假的收入,没有人来就没有收入。整个社会经济下滑,俱乐部就没有赞助商,最终有几个俱乐部能幸存下来都是未知数。”

Maria XIAO借住在一个有球台的朋友家里Maria XIAO借住在一个有球台的朋友家里

  

  临近西班牙的葡萄牙状况好一些。葡萄牙男队主教练孔国平已经从位于波尔图的国家训练中心回到了自己在米兰德拉(Mirandela)的家,“我们这边国家队的训练已经停了四个星期了,运动员都回到各自家里躲避疫情。国家队原本计划4月中旬开始训练,但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乒协也要跟着政府的政策走一步看一步地制定下一个阶段的计划,只有看疫情控制的情况才能考虑下一步的工作。葡萄牙政府的疫情防控政策还是有点宽松,可以出门,可以散步,就是不准扎堆。我们中国人得到消息早也全面,所以我们全家都呆在家里不出门,我也跟队员布置了在家里练习的身体素质计划,同时要求他们一定耐得住寂寞,不要与亲朋好友聚会。南欧国家的人们都是家庭群居,隔离对他们来说真的很难”。

孔国平(左二)和葡萄牙国家队队员离开国家训练中心,在机场合影。孔国平(左二)和葡萄牙国家队队员离开国家训练中心,在机场合影。

  

  4月12日星期日,欧洲传统的复活节,新闻里报道说:“终于,在这一天,德国境内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低于治愈人数,也许这就是病毒在德国达到最高峰值后开始向下的走势,复工复产是可以下一步讨论的话题。”德国国家训练中心的球馆恢复了开放,只允许一名教练和两名队员同时训练,其他国家还没有得到准确消息何时可以恢复训练。

  《乒乓世界》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