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吃青春饭的奥运项目遭重创 多少人难过这1年大关

最吃青春饭的奥运项目遭重创 多少人难过这1年大关
2020年03月25日 15:28 新浪体育

  据国际奥委会官网北京时间3月24日发文,国际奥委会主席(IOC)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达成共识,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日期必须重新安排,新的举办日期则在2020年以后,不晚于2021年夏天,延期后仍保留“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名称。这也是奥运会历史上首次因故延期。

  北京时间3月25日,国际体联(FIG)发表声明回应奥运延期,称全力支持东京奥运会延期至明年举办的决定;重申将积极协调后续的体操赛事安排,以配合新的奥运赛程;奥运的延期也会影响到相关项目的具体规则,FIG会进行详细评估并对规则做出适当调整,相应的规则调整会在正式确认后,尽快对外发布。

  由于体操项目整体追求高难度且危险程度高,因此大部分体操运动员的成年组生涯都偏短,即将步入运动生涯最后一站的老将势必会受到较大影响。此外,各队2005年前后出生的即将达到成年组年龄线的选手储备厚度不同,有的队伍呈现出较为明显的青黄不接之势,有的队伍则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青少年组选手。由此可以看出,东京奥运会虽然仅延期一年,也会给体操项目带来诸多连锁反应,甚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世界体操版图。

  实行“4+2”新赛制 奥运资格怎样确定?

  根据国际体联2017年9月公布的技术规程,体操项目全新的“4+2”赛制将从2020年东京奥运会起正式开始实施。“4+2”中的“4”指的是,东京奥运会体操团体赛制为预赛4-4-3,即每队有4名选手,每个项目上有4名运动员参加比赛,取3个最高分计入团体总分;决赛实行4-3-3赛制,即每队有4名选手,每个项目上有3名运动员参加比赛,3位选手的分数全部计入团体总分。团体资格由2018年世锦赛团体决赛和2019年世锦赛资格决定。

  “4+2”赛制中的“+2”指的是,参加团体的队伍,最多可有两名选手参加个人全能比赛和单项比赛,但参加个人赛的选手不可以参加团体比赛,成绩不允许计入团体得分)。个人资格由2019年世锦赛资格赛全能排名,2019年世锦赛单项决赛,2018年底-2020年初的世界杯单项赛积分,2020年3-4月的世界杯全能站积分,2020年5月的洲际赛全能决赛共同决出,积分规则十分复杂。

  今年3月,受全球疫情影响,作为东京奥运会积分赛之一的巴库世锦赛在资格赛结束后被紧急叫停。本站比赛中,刘洋和兰星宇两人里若有一人夺冠,里约奥运会冠军希腊选手佩特鲁尼亚斯将无缘奥运。目前佩德罗尼亚斯以15.100分暂列第一,刘洋、兰星宇紧随其后,但国际体操联合会暂未说明本站比赛成绩将如何计算。同样原本有望在巴库站打赢关键战的还有本站比赛中排名高低杠资格赛首位的范忆琳、排名双杠第一的尤浩和暂列鞍马项目首位的翁浩。

  受到疫情影响,原定将于上半年结束的单项世界杯、世界杯全能站和各项洲际赛全部取消。不久后,东京奥运会官宣延期,这也就意味着东京奥运赛季提前结束。目前,国际体联尚未对后续怎样确定奥运会个人赛资格出台官方文件。

  “4+2”赛制规则之复杂、战线之长,在体操运动历史上可谓前无古人,名义上是为单项选手提供更多机会,实际上却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单项选手入选奥运会的难度。现在奥运会前的世界杯赛、洲际赛被全部叫停,明年夏天之前还是否会补赛,以及如果不补赛全能和单项资格究竟会怎样确定,国际体联都需要给各队一个交代。

  疫情之下是否继续沿用旧规则 单项世锦赛是否如期举行

  按照国际体联的惯例,每届奥运会之后FIG将宣布启用新奥运周期的体操规则,并在奥运会后第二年正式启用。新体操规则在动作评分和赛制方面或有微调,或有较大动作。这也使得奥运会后一年成为每个奥运周期的分水岭。2021-2024年巴黎奥运周期新规则初稿也已经于2019年秋季制定完成。

  不过目前看来,还没有明显迹象表明明年将开始使用新规则。一方面。东京奥运会并未改名,名义上依然是2020年奥运会,那么明年奥运会结束前的时间仍然属于东京奥运周期,继续沿用东京奥运周期的规则可认为是合情合理。另一方面,每次新规则的颁布,各队和选手都要经历一段较长的适应期,如部分技术动作组别调整(如高低杠“范忆琳下”下个奥运周期将从D组降为C组等),以及顺应规则鼓励的编排新方向,适应调整后的新赛制等。一般来说各队对新规则的适应将在奥运会举办的当年迎来成熟期,奥运会后第一年则还处于尝试新编排及奥运会后恢复状态的“试水期”。在奥运会举办当年突击使用新规则,对于各队而言都会造成代价极大的冲击。

  另一个问题是,原定于2021年进行的哥本哈根单项世锦赛还能否如期举行。东京奥运周期之前的单项世锦赛常被看做世锦赛中的“鸡肋”,因为其一不能决定奥运会团体资格,二是处于奥运会后的过渡期,各队不会派全部一线选手参赛。而2021年世锦赛的情况则因奥运会延期而变得更加特殊,若世锦赛如期举行,则八月份奥运会结束后一个多月后就会迎来世锦赛。若单项世锦赛因故取消,则一部分单项较为突出但又未能取得奥运资格的选手将失去宝贵的世锦赛机会。

  多国训练场馆关闭 小国选手训练难

  受疫情影响,美国多家体操俱乐部宣布闭馆。米库拉克此前曾明确表示希望奥运会延期,当时他因训练馆关闭预计一个月内都无法保证正常训练。原计划5月份举行的全美锦标赛是否能如期举行也存在疑问。

  俄罗斯男队主教练阿尔夫索夫接受采访时称,圆湖集训中心尽管并没有实现绝对封闭,但暂时比较安全,有充足的防疫物资和医疗保障,队内会以队测的形式进行分组模拟对抗赛。

  比利时、荷兰等国的体操馆也悉数关闭,运动员只能在家进行基本训练。法国女队仅保留了4名奥运备战主力维持训练。荷兰姐妹花列克-维沃斯和桑尼-维沃斯甚至在家中架起平衡木进行简单训练。

  总体来说,由于大部分队伍都无法像中国队一样在封闭的情况下继续正常训练,选手们势必会面临着有感染风险或无场馆进行训练的问题。俄队因为坐拥圆湖训练中心所以暂时受影响不大,美国方面多所俱乐部关停已经让一些选手备战受到影响。而本身训练资源遍不丰富的比利时、法国和荷兰等国,以及疫情严重的英国的状况,更是让不少名将难以为继。

  参赛年龄门槛是否维持不变 老将征战将何去何从

  正如俄男队主教练阿尔夫索夫接受采访时所言,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变数,虽然为适应新成套争取了更多的时间,但没人能保证自己明年的状态,会有新人涌现,也难免有老将退出,整个备战计划需要重新安排。若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按照男子18岁、女子15岁的奥运最低年龄线,正常情况下将有新的一批选手达到奥运参赛年龄,即2005年出生的女子选手和2003年出生的男子选手。这样一来,原本就在成年组的选手(尤其是女选手)便会受到新一批新选手的冲击,对于很多已经接近运动生涯终点站的老将而言则更为残酷,对于原本就在备战2020年奥运的选手而言也多了一份不公平。

  以中国队为例,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夕因掌骨骨折伤别奥运的刘婷婷本周期大赛上不乏亮眼表现,也时常有状态大起大落之时。本来就伤病缠身的她能否在明年还能拿出较为稳定的状态,可能存在一定变数。对于陈一乐和奥运资格还没有确保到手的范忆琳而言,挑战同样存在。男队林超攀近年来伤病不断,全能竞争力颇不乐观,明年奥运会前需冲出重围进入4人团体名单,对他而言也算得上挑战。

  对女子项目依然具有统治性优势的美国选手拜尔斯近两年状态有明显下滑,随难度仍存在优势,但稳定性以不如上个奥运周期。多坚持一年对拜尔斯而言究竟是多了休整的机会,还是多了提高了挑战自我的难度,还需要看她明年的状态。

  据俄媒报道,因专心育儿已经一年多没有进行训练的穆斯塔芬娜又开始了基础训练。尽管一年间体重暴增,穆斯塔芬娜依然表示会不断挑战自我,争取重新站在体操赛场上。这究竟是否又是俄队放出的“烟雾弹”,也不得而知。

  重大赛事因不可抗力延期取消,运动员永远是无辜的受害者,尤其是对于强度大、危险性高的项目,短短一年的时间足够让运动员的竞技水平发生巨大变化,势必会有新人异军突起,也会有本来正处当打之年的中生代选手受到冲击,也会让一些伤病缠身的老将饮恨赛场。目前,国际体联尚未对因疫情取消的赛事做出重新安排,以上的诸多疑问还需等待FIG做出进一步解答。

  (真彦)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