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会有那么多人想看乔丹?

2020年04月21日15:22  体育专栏     我有话说

  《最后的舞蹈》,在ESPN正式推出。

  这是一部纪录片,分10集,说的是乔丹和他的公牛队最后一年夺冠的秘闻。纪录片的素材,尘封了将近22年。

  在职业体育完全商业化的当代,一个头牌巨星的史料被尘封22年,相当罕见,甚至绝无仅有。这其中的原因另当别论,现在的问题是:乔丹捂住不发的历史镜头,隔这么久公诸于世,还能引来关注吗?还会带来震撼吗?

  显然,这需要时间来检验,毕竟乔丹是二三十年前当红的巨星,如今的球迷有相当一部分从来没有看过他的实况比赛。

  你会有兴趣看吗?我不敢确定,因为我的读者以年轻球迷为主,他们当中一部分迷恋詹姆斯、科比,一部分钟情库里、汤普森,还有很多喜欢杜兰特、哈登、威少、利拉德,甚至更新一代喜欢布克、英格拉姆。

  这些巨星当中,年龄最大的是詹姆斯,他进入NBA的那年,乔丹刚刚结束职业生涯,那还是他为了当老板而第二次复出的职业生涯。如今的詹姆斯35岁,刚好是乔丹在1998年完成“最后一投”的年纪。

  隔代显然已经形成,因为看过乔丹最后一次夺冠的球迷,如今至少已经30岁,假设他当时8岁。更多的乔丹和公牛球迷,如今在40岁上下,当年他们或者是十七八岁的高中生,或者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或者步入社会未久,正如我当年那样埋头苦干,不知疲倦。

  乔丹和公牛那批球迷,眼下是社会骨干,国之栋梁,上养父母,下育未来。虽说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可他们完全无暇顾及怀旧题材,因为他们还没有到怀旧的年龄。

  在这个时刻推出《最后的舞蹈》,不是太晚,就是太早。

  前几天我直播回顾1998年公牛爵士总决战G6,并写了一篇《你真以为过去的比赛更好看?我来告诉你真相》,陈述了我对上世纪90年代篮球的看法,也知道了更多球迷心中“过去的比赛更好看”到底是哪些比赛。他们说,2004到2010那几年的比赛,有打内线的,有打跑轰的,各有所长,不像现在清一色投三分;还有的说,喜欢那几年夺冠的马刺;有的怀念“三巨头”凯尔特人和科比的湖人巅峰大战。

  大部分仍然在追NBA的球迷,有着大把的时间,旺盛的精力,单纯的情感,把英雄人物当作偶像,内心对他倾诉的大哥,就像二三十年前视乔丹为惟一的前辈们。

  所以,我相当怀疑此时推出《最后的舞蹈》已经太晚了。乔丹原本可以在退役后几年,持续不断地向新来的球迷传递他的形象,这些尘封的素材肯定非常震撼。但他却选择了隐居幕后,而留在磁带上的那些比赛画面,因年代久远,分辨率过低,无法和如今的高清比赛相比。年轻的球迷看惯了优质画面,所以乔丹的壮举停留在传说中,离他们越来越远,逐渐石化为一个符号。

  或者,他们可以更晚推出这个作品,等当年痴迷乔丹的那一代过了50岁,也就是再等10年左右,到了他们进入怀旧的年纪,一定也会引起轰动。那时,他们仍然拥有话语权,但家庭负累已减轻不少,有充裕的时间,踌躇满志回顾人生,年轻时的偶像能让他们想起青春时的自己。

  《最后的舞蹈》原定今年6月总决赛期间推出,因疫情爆发,提前将近两个月,此前詹姆斯也曾提议,不如现在推出,一定大火。

  美国的球迷不像我们这里代际分明。我们这里是年轻人的接力,美国更多是家庭的传承。尽管如此,乔丹捂住这些素材,不让成片,也很令人费解。

  当年拍下公牛最后一季的素材,首功属于克雷·汤普森的叔叔安迪·汤普森,当时他是NBA娱乐公司的制片人,听说乔丹那批冠军班底打完1997-98赛季就要飞鸟投林,便向他当时NBA娱乐公司的老板、如今NBA的总裁萧华请示,想对最后一季做全程高清记录,当即获得鼓励,也得到了乔丹本人、“禅师”教练和公牛队的批准。

  经过整季跟拍,数百盘的音像素材由此完成,时长超过500小时,里面有更衣室争吵、飞机上打牌、乔丹输球后怒踢纸箱的镜头,从未披露。奇怪的是,乔丹完成第二个“三连冠”后,还是不同意做成纪录片,一直在仓库堆放到2016年。

  NBA和球员工会有一个“集体肖像权”的协议,联盟为了做推广,可以免费使用比赛素材,只要不是个人形象,而是以三人以上的集体形象出现。但当时有两个人例外,一个是乔丹,另一个是尤因,他们的经纪人都是大卫·法尔克。这意味着,如果要使用那几百盘素材,必须经过乔丹同意。

  你应该记得,我直播回顾“最后一投”那场比赛时,头条的NBA官方账号都没有把乔丹形象和头号LOGO放在一起。

  那年我采访乔丹,摄影记者给我拍了工作照片,然后叮嘱说,我和乔丹握手的照片不能发到互联网上,所以我没有发。

  这些珍贵史料堆在仓库中,每过一两年都会有新来的制片人,问可不可以制作成纪录片,但乔丹从来没有同意,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美国有一个著名的体育电影和纪录片制片人,名叫迈克·托林,他担任导演或制片拍摄的电视和电影纪录片、故事片有九十多部,得奖或提名十几次。其中我们熟悉的有电影《卡特教练》和纪录片《艾弗森》。托林跟ESPN提议,这么多素材,只做一个多小时的纪录片可惜了,不如分成六到八集。

  2016年,托林拿着他的制作构思,亲自去见乔丹。那些PPT打动不了帮主,但在最后介绍托林参与制片或导演的片子时,最底下有一部《艾弗森》,抓住了帮主的眼球,他问托林:“那是你做的吗?”托林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帮主又问了一遍,托林说是的。

  乔丹摘下眼镜,看着他说:“那部片子我看了三遍,把我看哭了,我喜欢那小个子。”

  这样,事就成了。

  那些成名的英雄人物,大多有一些怪癖,比如怕老。

  麦迪说,科比就曾跟他讲过,自己宁愿早一点离世;2013年,乔丹在一次采访中也说,“我一直以为自己年纪轻轻就会死去”,他说自己从没想过会活到50岁。

  ESPN记者拉莫娜·谢尔伯恩在回顾《最后的舞蹈》诞生历程时写道,乔丹不愿意自己被当作一个符号挂在天花板上,不喜欢自己去打棒球时公牛队为他树一尊雕像,他甚至不知道退休几年才能进名人堂。

  女儿要生小孩了,乔丹要当外公,女儿问他,孩子该怎么叫他呢,是外公还是姥爷?乔丹说:“让他叫我迈克尔。”

  没有人不会老去,无论你当初多么厉害。

  在科比的悼念大会上,乔丹充满深情的讲演,泪流满面,让我们见到了另一面的帮主大神。那是他真实的一面,有血有肉,也跟我们一样,会喜欢艾弗森,欣赏科比,而不是耽溺于自己的成就。

  他不是那个只顾自己高高在上的帮主,更不是睥睨天下的君王,他只是一个害怕老去的前巨星。越是怕老去,越是不想让年轻时的自己被一次次翻出。与其说他不想让新来的球迷看到过去,不如说:他不想看到年轻时的自己,而让现在的迈克尔·乔丹自惭形秽。

  其实,这又有什么呢?帮主已经过了57岁,年届耳顺,心境又进阶一层。同意《最后的舞蹈》成片,还亲自参与写意桥段的拍摄,说明乔丹比过去豁达了。他是多么较真的人啊,训练中不依不饶,球场上没有对手就去赌场,可是20年以后,他已经懂得人生的妥协。

  这部《最后的舞蹈》,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但这并不重要。

  历史最大的价值就是存在,只要存在,今后总会有人回顾,无论多少。最怕的是历史湮没,无人知晓。

  历史是一棵树,有根,有树干,有枝杈,有树叶。

  春暖花开,那些新钻出的嫩芽长在新枝上,让人怜爱。

  但它们有树干,有根。

  只要根在,绿叶常青。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乔丹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足球外围网 冠亚体育 香港马会免费开奖资枓 hg0088平台 外围足球 沙巴体育

赌外围足球什么意思

沙巴体育 外围足球论坛 外围买球 365bet体育在线 hg6686集团app 欧洲杯外围足球 皇冠0088怎么申请 网上买球算犯法吗 玩365犯法吗 他们买球用的365叫什么 365卖号骗局 足球 网站 足求直播 足球多少钱 外围足球输惨 如何戒掉足彩 外围足球怎么买都是输 警察怎么发现外围 背着家里做外围 男生做商务外围好吗 外围 在哪里做 竞彩网足球 竞彩足球推介 竞彩足球一月输35万 今日足球竞猜推荐 竞彩2串1输几十万 20天买竞彩足球输了20w 荷官给你讲述他知道的故事 连续赢了3个月一天输完 连输很快输光 我网赌每天赢200就收